<sup id="cj8cf"></sup>
<div id="cj8cf"><tr id="cj8cf"><strong id="cj8cf"></strong></tr></div>
<dl id="cj8cf"></dl>
小叶子“泡”出大产业
2019年03月25日 09:34  来源:海南日报  宋体
一缕晨阳照射在白沙陨石坑及周边环形山脊上,陨石坑旁的茶园久负盛名。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通讯员 符福辉 摄
一缕晨阳照射在白沙陨石坑及周边环形山脊上,陨石坑旁的茶园久负盛名。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通讯员 符福辉 摄
抽出新芽的海南大叶种。 海南日报记者 张杰 摄
抽出新芽的海南大叶种。 海南日报记者 张杰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李梦瑶

  编者按

  从最初发现到今日风靡全球,茶已成为世界三大无乙醇饮?#29616;?#19968;。可以说,含多种有益成分并有保健功效的茶叶的普遍饮用,是中华文化对世界文明的一大贡献。

  海南地暖,一年四季皆产茶叶,其中春茶最受追捧,拥趸者众。在海南春茶,特别是备受茶文化和养生文化爱好者推崇的“明前茶”陆续上市之际,《海南周刊》全面梳理海南茶叶的历史文化,从茶叶的历史、诗文、种植、加工、产业等层面和角度,发现海南茶叶亮点,解读琼州茶语密码。

  “二月山家谷雨天,半坡芳茗露华鲜。春酲病酒兼消渴,惜取新芽旋摘煎。”(唐·陆希声《茗坡》)春天的味道,是鲜的,是嫩的,那是茶树润着阳光、雨水的味道。对于爱茶的人来说,待到唇齿间茶香萦绕,这一口?#25353;骸保?#25165;真正从舌尖沁入了心田。

  初春的茶树芽叶肥硕,拥有着一年中最蓬勃的生机。以五指山为中?#21335;?#22235;周蔓延,五指山红茶、白沙绿茶、白马岭红茶等茶叶品牌渐次生根发芽,它们历史脉络清晰,在?#26469;?#30456;传中历经起伏,渐渐舒展出海岛私藏般的热带味道。

  好山好水好茶种

  独特的地理条件和资源禀赋,造就海南岛发展茶产业?#21335;?#22825;优势。作为全国最南端的茶产地,海南茶叶采摘季节比我国其它地区早1—3个月,使得?#23601;了?#20135;明前茶有着“华夏第一早春茶”的美誉。

  以五指山山脉为中心,海南茶树资源广泛分?#21152;?#20116;指山、琼?#23567;?#30333;沙、保亭等?#24418;?#37096;山区,种植有海南大叶种、云南大叶种,及后来引进的台湾大叶种、毛蟹、奇兰、本山、安徽祁门槠叶种、福建福鼎大白茶、凤凰水仙等30多个?#20998;幀?/p>

  从加工工艺来看,又以五指山红茶、白沙绿茶、水满茶等种类为上品。

  五指山红茶一般取海南大叶种制成,具体分为传统红茶、功夫红茶及红碎茶等,其色泽乌润、香气鲜亮,滋味浓、强、鲜、爽,汤色红、艳、明亮,可与斯里兰卡的锡兰红茶媲美。

  白沙绿茶则主产于白沙陨石坑范围内的丘陵坡地,选用原叶包括海南大叶、奇兰、福鼎、云南大叶等适生?#20998;鄭?#25152;产茶叶?#32479;?#27873;,条索?#39318;常?#39321;气持久,汤色?#22369;?#26126;亮,滋味浓醇鲜爽。

  若是追根溯源,长年生于云雾之中的水满茶算得上是海南茶的“鼻祖”。因产于水满乡(古称“峒”)而得名,水满茶?#26790;?#25351;山野生大叶茶,按传统的手工艺制作而成,其?#20998;?#29305;点为?#32479;?#27873;、条索?#39318;场?#39321;气清高持久、色?#22369;?#26126;亮、滋味浓醇爽,可?#20581;?#20113;滋雾养出来的名茶”。

  茶是大自然恩赐的珍木灵芽,产自海岛腹地的佳茗也是各有千秋。不止于上述几种,海南的茶,还得待人细细去寻,细细去品。

  从畅销海外到茶厂?#36129;?/p>

  如果说喝到一口,就能比旁人更早一点进入春天,那海南中部五指山山地边缘和东部、北部低丘台地的春意,则比内地早得多。

  尤其在雨量充沛、气候温和的五指山地区,缭绕的雾气在一脉相连的峰?#22270;?#19981;断涌动,从而造就出独特的高山云雾茶。当地黎族同胞早有采集野茶?#21335;?#24815;,而据《海南岛志》记载,明清时期便有产自五指山水满峒的野生茶出口,至民国时期因战事纷?#21494;?#20572;止采制。

  由于茶叶生产滞后,仅有少量自然生长的老茶树,茶农一?#26085;?#33590;叶晒干后只作药用。海南茶,也在这时候进入空窗期。直至1958年,五指山、琼中等地开始小规模改造野生茶树,通过采集野生五指山茶树的枝条和种子,分别进?#24418;?#24615;繁殖和有性繁殖,这才有?#35828;?#19968;批人工种植的茶园。

  随着国家建设迫切的创汇需求,在国?#21494;?#22806;贸易部和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总公司支持下,海南于1960年引进云南阿萨姆大叶良种和广东英德的制茶设?#31119;窗?#36890;?#30149;?#23725;头、白马岭三个以种茶为主的国营农场,3年后茶树面积由100?#29420;?#33267;0.55万亩。

  此后,又相继扶持发展红卫、白沙、东兴、东泰、红明等30多个茶场,海南茶产业由此步入一个空前繁盛的高峰期。至1987年,海南种植茶叶面积已达10.74万亩,外贸茶叶公?#20037;?#24180;?#23637;?#32422;5000吨,年出口值达700万美元左右。

  “20世纪90年代以前,海南?#38504;?#20135;红碎茶为主,?#36127;?#32477;大部分远销欧美等几十个国家与地区,为国?#19968;?#21462;了大量外汇。”海南省茶叶学会秘书长陈世登介绍,随着1990年代中后期国家实行外贸体系改革,原?#23601;徹和?#38144;的茶叶必须直?#29992;?#23545;市场、自寻销路,而国际市场茶叶价格波动后出口受阻,国内市场又?#26376;?#33590;和乌龙茶为主,海南茶产业开?#21152;?#30427;转衰。

  至2000年,海南茶园面积缩减到5万亩,大量茶场(厂)?#36861;椎贡鍘?#29983;于海岛腹地的茶,兜兜转转上千年后,又暂时归于?#33391;擰?/p>

  从各自为战到攥指成拳

  在大量茶农弃种后,乌石农场的茶园面积一度从上万亩萎缩至3000多亩,所产茶叶甚至被一麻袋一麻袋地“贱卖?#22791;?#21508;家?#20064;?#33590;店。2009年,乌石农场整合全农场原有的茶业生产基地,开始发展高端茶产品。不过几年光景,乌石农场茶叶?#23637;?#20215;格便从2元/斤一路上涨到13元/斤。

  如同茶叶在滚烫的开水中回旋上浮般,海南茶产业历经转型阵?#26149;笠部?#22987;触?#36861;?#24377;。

  然而海南产茶区遍布五指山、琼?#23567;?#30333;沙、定?#30149;?#20445;亭等市县,大大小小的茶园不计其数,打造出的茶叶品牌虽各具特色风味,却也逐渐暴露出品牌各自为?#20581;?#20135;品规划单一的问题。

  如何攥指成拳,整?#29486;?#28304;开拓市场?依托市场化改革发展思路,坐拥海南80%茶园的农垦系统于2016年4月成立海垦茶业集团,将垦区的“白沙牌”“白马岭牌”“金鼎牌”“南海牌”四大茶叶品牌进行资源整?#24076;?#23454;行统一地理品牌、统一?#38469;?#26631;准、统一市场营销的运营模?#20581;?/p>

  整合不到一年,“精品白沙王”最新开发的小盒包?#30333;?#20379;酒店,新研制的黑茶成为销售“黑马”……一改以往的“单打独斗?#20445;?#28023;垦茶”通过差异化产品打出一套市场?#30333;楹先保?#25104;效初显。在当年的海南冬?#25442;?#19978;,海垦茶业集团与茶叶经销商共签约订单200余单,签约金额?#40644;?.5亿元。

  海南茶叶“国?#21494;印?#25171;了翻身仗,越来越多的“民间队”也逐渐摸索出转型升?#31471;?#36335;。

  在基本建成200亩五指山茶文化生态产业园的同?#20445;?#20116;指山妙自然茶业有限公司将茶、旅、文产业融?#24076;?#21551;动建设集现代茶叶生产、山地休闲度假、乡村文化体验和乡村养生度假等多功能于一体的雨林茶乡茶文化特色村落;而在?#36745;?#22788;的五指山椰仙水满茶香观光园,游?#32479;?#20102;可以跟采茶姑娘学采茶,甚至还能走进茶园内的茶叶加工厂,亲自体验一番摇青、?#40763;唷?#28888;烤的乐趣。

  不经意的烹煮沉浮间,一片小小的叶子正“泡”出一方大产业。

编辑:黄艺
山东11选5计划
<sup id="cj8cf"></sup>
<div id="cj8cf"><tr id="cj8cf"><strong id="cj8cf"></strong></tr></div>
<dl id="cj8cf"></dl>
<sup id="cj8cf"></sup>
<div id="cj8cf"><tr id="cj8cf"><strong id="cj8cf"></strong></tr></div>
<dl id="cj8cf"></dl>